万科管理层居然还做起了副业,教语文?
2018-02-27 21:08:34 来源: 新浪证券综合

2月26日,深圳的中小学生们开学了,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大梅沙的万科管理层,开起了语文班课程。

当天,万科派出一位万科管理层接受媒体采访,再次回应市场有关其合伙人制度及信息披露质疑。其中,回应的核心内容,是一个长长的机构的断句问题。

万科管理层居然还做起了副业,教语文?

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前后,万科稳占财经新闻前排。媒体质疑、万科管理层回应,再质疑再回应,一来一往,非常精彩好看。

金鹏、德赢两个资管计划与万科关系,是本次争论的重要项。

自2015年以来,两个资管计划与万科关系一直被市场讨论、质疑。两年多过去,“两者相互独立,与万科没有关系”这一惯用回应,没有任何说服力。23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万科董秘朱旭再一次重复官方回应。但投资者与媒体均表示不信,列出更多证据打脸。

于是,万科管理层用另一种方式进行解释,开始语文班第一课——断句。

2月26日,万科管理层再次声称两个资管计划独立且与万科无关系,并表示,市场公众的误解源于对德赢计划劣后级资金来源组织名称的断句错误。

该管理层表示,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正确断句,应该是“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而不是“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因为其管理的是历史上“万科企业股”最终形成的“资产”,所以这个组织与万科没有任何关系,绝非万科附属企业或旗下企业。

两种断句之间区别,可能得需要天赋极高的学生才能领会。笔者左看右看,断句形式改变后,“万科”依然是该组织名字重要定义部分,那这断句想表达的意思是?

根据资料显示,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于2011年注册成立,注册地址位于深圳市盐田区大梅沙环梅路33号万科中心,由上海万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持股。而上海万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1999年由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成立,是万科管理层的资金中枢。

神奇的是,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与上海万丰资产管理中心,二者之间呈现“你儿子是你父亲,你父亲也是你儿子”交叉持股架构。

曾经两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万科原监事会主席丁福源。如今,万科企业股的法定代表人为曾任万科执行副总裁的周卫军,上海万丰的仍为丁福源。

再回溯一下媒体报道,两个公司与资管计划的关系是,上海万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除了通过层层股权关系成立盈安合伙设立金鹏资管计划买入万科的股票以外,还通过和深圳市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共同出资成立的深圳市梅沙资产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设立德赢资管计划加杠杆买入万科的股票。

从多种维度来看,万科两个资管计划与万科的关系,并不是一个断句的教学就能抹去的。

再退一步讲,就按“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断句,就能和万科脱离干系吗?“万科企业股资产”是谁的资产?答案是,是王石郁亮等核心管理层的资产。王石郁亮的资产,却和王石郁亮没有关系?与万科没有关系?

阅读理解特训班

不能看懂断句带来的语言妙处,一定是因为这届万科股东的阅读理解能力太差。

在解释为何经济利润奖金施行六年后才披露时,万科高级副总裁谭华杰表示,万科管理层每年从奖金池中拿到积分,并非现金,而高管的薪酬积分涉及因素太复杂,披露容易误导,所以就不披露了。

话语中,表露的都是对本届万科股东阅读理解能力的担忧。

但万科管理层恐怕还无法给股东来开阅读理解课程,毕竟他们的阅读理解能力也是时好时坏。

2月26日,针对市场观察人士“管理层虽未实际分配奖金,但奖金已转换为具备公允价值的股票,因此需要披露”的观点,上述管理层是这样回应:“万科合伙人的积分,既不能交易,也不能个人要求单独回赎,并不是一种‘可交易金融资产’,‘公允价值’是无法建立的。”

简化一下这个问答如下:

质疑:股票有公允价值,需要披露!

回应:积分没有公允价值,不需要披露。

明明质疑的是合伙人制度的股票需要披露,回答的却是积分不需要披露。为何不直接回答股票的问题呢?呢?呢?

而在23日的股东大会上,万科管理层也显露同样的阅读理解能力。

在问答互动环节,对于当天最具争议的独董加薪议案,现场有投资者认为,年前刘姝威通过公开信的方式质疑宝能,这种沟通方式是不正常的,并提问如何做好与股东沟通。

万科董秘朱旭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是,独立董事对于影响上市公司的事宜,有权发表自己意见。

投资者发问如何看待独董的沟通方式,董秘的回应却是独董有没有发声权利。万科管理层这阅读理解能力怕是把语文老师都气死了。

作为一个能够设计出精巧,常人不能理解的经济利润奖金积分制度的管理层团队,他们的阅读理解能力真的这么差么?

恐怕,他们只是在装傻。不过,自己装傻就算了,还要装作股东也都是傻子,看不懂一个断句?看不懂一个积分制度?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