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事件影响蔓延 多地流感疫苗一只难求
2018-11-09 09:49:43 来源: 华夏时报

疫苗之殇后传: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余震仍在蔓延 多地流感疫苗一只难求

见习记者 邸凌月 本报记者 刘春燕 深圳、北京报道

今年,在流感爆发的季节,多地流感疫苗一针难求,而造成该现象的一个原因竟然跟长生生物(002680.SZ)关联密切。

资本市场上,长生生物11月5日复牌以来连续跌停,公告显示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其2018年半年报也因独董反对而难产。

有分析人士称,疫苗行业是一个长周期行业,长生生物会出这种事,是对消费者生命的漠视。

多地流感疫苗一只难求

《华夏时报》记者从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的疾控中心了解到,我国流感疫苗目前普遍处于短缺状态。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28日,全国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批签发总量约为1108万剂,仅为去年同期(截至2017年10月底)流感疫苗批签发总量2926万剂的四成不到,供需缺口相当明显。

北京疾控中心某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学校免费的疫苗是不缺货的,但成人接种和3岁以下小朋友接种的疫苗是缺货的。此外,具有北京户籍、且60岁以上的老人是免费接种的,供应正常。现在四价流感疫苗缺货,但已经开通了绿色通道,一旦疫苗到货,立即发放到接种点。

上海方面,疾控中心人员表示,从上个月开始流感疫苗就紧缺,一般每年是10月份来,今年就一直没有到,上面没有拨下来,排队接种的人也很多,可能这个月中下旬会到货。

深圳地区较为幸运,疾控中心人员称,龙岗区到了儿童型的流感疫苗,但今年一线城市都缺货,长生生物假疫苗被揭发之后现在已经不生产了,而此前,市场上有2000万只的产量,长生生物一家就能占到近一半的份额。

长生生物今年因为狂犬疫苗事件震惊全国,没想到余震一直持续到现在。

其他省市的信息显示,情况可能比北京更严峻。如兰州市城关区多家疫苗接种点流感疫苗全部断货;江苏省泰州市目前只有姜堰和泰兴有少量疫苗,都被预约了;广州市棠下街道向预约了11月接种流感疫苗的家长告知,目前尚未收到疫苗,请大家留意通知。

据了解,华兰生物每年也向市场输送大量流感疫苗,即便如此,今年市场上流感疫苗依旧存在较大缺口。

华兰生物内部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公司公告写明目前疫苗公司具备年产3000万人份四价流感疫苗的生产能力,但今年的产量肯定不会到1000万只,因为四价流感疫苗是下半年才获得GMP和生产批鉴发,来不及生产那么多。同时,即使产能达到3000万只,也不可能去生产那么多,去年整个市场流感疫苗的销售量为2300万只。此外,三价流感疫苗仍在继续生产,今年大概300万只。

疫苗短缺谁惹的祸?

上述深圳疾控中心提到的长生生物正是长生生物上半年因为狂犬疫苗造假而被大众所熟知、唾弃,这也导致了约1/2流感疫苗的缺口。

长生生物近况如何?

11月2日长生生物公告显示,由于狂犬疫苗事件被调查,导致公司半年报编制工作陷入停顿,无法按照预定时间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自2018年11月5日起复牌,同时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ST长生”变更为“*ST长生”。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包括,一是若公司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后,在两个月内仍未能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 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交易;二是若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后,在两个月内仍未能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可能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三是若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后,在两个月内披露了2018年半年度报告但未能在其后的五个交易日内提出恢复上市申请,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可能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事实上,半年报难产源于3名独立董事的反对票。

长生生物同一天还公告称,公司召开董事会,审议公司《2018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的议案》,有6名董事出席。根据投票结果,3票同意,3票反对,0票弃权,审议未通过《2018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的议案》,投出反对票的全部为独立董事。独立董事的理由主要包括两点,一是在面对91亿罚款时公司经营是否受到影响;二是公司多位高管无法履职,怎么保证信息披露的真实性,这些确实是无法回避的关键问题。

长生生物为何要自我毁灭?

当年,白酒塑化剂事件为行业普遍存在情况,茅台才得以熬过寒冬,到如今稳坐高端白酒之首;但市场不可能对三鹿奶粉有这样的宽容,三鹿奶粉也因为三聚氰胺事件而在大众视野中消失。

长生生物与三鹿奶粉有些相似,长生生物所生产的流感疫苗已经占有约一半的市场份额,为什么要做自我毁灭的事情?一位从事医疗器械方面的朋友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长生生物起初是受到相关部门保护的,其产品也是合规的,但随着市场占有率提升,企业就有作假的动机,建议监管部门对疫苗的产业政策做方向性的调整。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疫苗行业是一个长周期行业,长生生物会出这种事,是对消费者生命的漠视。相关部门在整个过程中扮演了“不作为”甚至“助纣为虐”的角色,需要检讨。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