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行业频道 > 环保 > 正文
香港社区探索“共享发电”
2018-03-02 17:24:19 来源: 人民网

绿色环保的创新风潮席卷全球,也给香港社会带来改变。交了几十年电费的香港人,正在探索转换另一种身份,除了买电、用电,也试图自己发电、卖电,用“共享发电”的模式,带动绿色社区经济发展。

高价回收鼓励参与

香港特区政府在今年上半年将公布“上网电价”政策细节,市民自家产生的太阳能电力,将被电力公司高价收购,以此鼓励一般家庭和企业一同推动可再生能源生产。

但对于素来精打细算的香港人,所谓“高价收购”。应该多高,才能有推动力呢?来算算这笔账。

去年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为3户大澳棚屋居民安装太阳能板,以其中一户为例,20块2000瓦的太阳能板,安装成本大概7万港元,每年可生产2000多度电,若以现时香港的电费计算,则需30余年才能回本,听起来毫不划算。

“所以我们担心好事情会变成一件烂政策。回收的价格不够高,不会推动市场发展,因此一定要合理定价。”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气候及公众参与主任杜佩炜说,该会建议将上网电价定在每度电4港元,把回本期缩减到8至10年。

合作众筹团队协作

但问题是,8至10年回本期,是否足够鼓励香港人踏出第一步,投资数万元去安装一个可再生能源装置?对于香港大学社会科学院策动永续发展坊来说,这个问题不乏解决方案,而且同时也能带动社区经济发展。发展坊的副总监罗惠仪和她的团队在“上网电价”政策细节出台之前,已经仔细翻阅过国外的成功经验。

“例如在英国,他们会以合作社的形式去做。”比如,有心推动社区经济的人成立合作社,希望在A区每户的屋顶安装太阳能发电系统,于是透过众筹收集资金。假如你是A区街坊,可以用50英镑一股的特惠价钱参与项目,假如是A区以外的邻居,也可以用250英镑买一份股。“等于人人都是小股东。”

而在香港,虽然由于发展轨迹不同,别人的经验不能照搬应用,但可以此为模板,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模式。“香港社会对于能源、可持续发展已有一定认知。”罗惠仪说,香港市民经历过提倡记得关灯关空调冷气的阶段,环保意识已经普遍形成。

蓬勃市场带活产业

目前,香港的绿色经济发展还不够壮大。杜佩炜介绍,香港暂时没有一家建筑公司专门做再生能源装置的生意,原因是利润不高。但假如将来“上网电价”政策成功推行,说不定香港就能够像台湾一样,可再生能源的安装生意热起来。

台湾自从2011年正式有“上网电价”后,整个市场蓬勃发展起来,尤其一般市民参与度很高。而当安装需求增加后,设备的成本会下降,项目的回本期跟着缩短。杜佩炜说,过去10年,台湾太阳能板的成本随着需求增加下降了八成。

“郊区也有很多发展空间,例如蒲台岛,人口只有十户八户,但因为地理优势,不单可以做太阳能,还可以做潮汐发电。而蒲台岛除了民居外,本身也吸引不少自然环境爱好者到访,这些人又可不可以参与其中,令这个地方变成一个绿色发电的小岛呢?”罗惠仪说,“上网电价”政策推动产电、卖电只是手段,最终他们希望做到的,是以社区合作的形式走出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这是我们最想做的事。”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