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半年考:一些地方对控房价认识不足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 2016-07-28 10:39:19

  从中央提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到现在已超过半年。

  7月25日,国家开发银行召开二季度工作会,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胡怀邦在会上表示,今年以来,国开行以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大对国家战略的支持力度,加强精细管理和风险管控,各项工作稳步推进。其中在去库存方面,加大棚改货币化安置力度,发放货币化安置贷款2960亿元。

  不得不提的是,今年6月底至7月初,在短短十天时间内,中财办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率队密集调研上海、浙江、四川三省市。由于供给侧改革是中财办重点抓的工作之一,刘鹤的这一举动自然也被业界解读为在进行供给侧改革“半年考”。

  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简称“三去一降一补”)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半年多到底成效如何,已成为社会最为关心的话题。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时表示,供给侧改革取得了较为明显的进展,但一些地方、某些领域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过程中依然存在问题,比如房地产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应该是去房产泡沫降房价,然而,一些地方房价却出现了明显上涨,地方对这方面的认识还不足,需要探索调整。

  用改革提振民间投资信心

  NBD:去年底,中央提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已有半年多的时间,您能否总结一下对这段时间以来供给侧改革的推进情况?

  李佐军: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此后,供给侧改革实际上成为整个经济中的一项中心工作,从中央到地方到各部门,都开始把供给侧改革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加以推进,尤其是去产能、调结构等方面被作为重点工作来抓。

  半年来,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各方对供给侧改革的认识、重视程度前所未有地提高了,观念意识的普及、重视是实施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前提;其次,关于供给侧改革的部署,中央出台了很多规划和政策,地方也纷纷出台了本地区的行动方案;最后,在一些重点领域,如去产能、去库存、补短板等方面的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NBD:经济发展中,供给侧改革被寄予厚望。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增速下降,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供给侧改革是提振民间投资的一剂良药,您对此怎么看?

  李佐军:民间投资增速出现明显下滑是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重大问题,经济发展完全靠政府投资、国有企业投资是不足以支撑的,民间投资是经济中最有活力的部分,不仅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而且能够对社会稳定产生影响。

  民间投资和供给侧改革的关系,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

  首先,民间投资严格来说是需求侧的问题,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就是投资,包括政府投资、国有企业投资、民间投资。但是,需求和供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需求与供给是连在一块的,民间投资的主体是民营企业或广大的中小企业,供给侧即企业侧、生产侧、生产要素侧,从企业主体角度来看,民营企业就是供给侧的主体。民间投资大幅下滑反映的深层次问题是民营企业对未来发展的信心不足,这正是供给侧的问题。

  其次,供给侧改革强调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创造性,强调提高效率。一般来说,民营企业比国有企业的效率更高。民间投资下滑背后反映的是民营企业家投资积极性的下降,这是供给侧改革在当下和今后一段时间要着力解决的一个问题。为此,要通过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改革、产权改革、垄断行业改革等,提高民营企业的政治地位、法律地位,保证民营企业的平等市场准入权、平等要素获取权等,以提高民营企业的投资积极性。

  不能一边去库存一边加杠杆

  NBD:当前,一些地方、部门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过程中是否仍然存在一些争议,比如一些地方的房地产领域供给侧改革一味强调去库存,怎么看待这些现象呢?

  李佐军:一些地方推进供给侧改革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就像社会热议的房地产领域供给侧改革话题,中央政府本意是房地产去库存,旨在解决房地产泡沫问题,但很多地方政府在推进过程中,都简单地把去库存理解成帮房产企业消化库存。

  一般来说,去库存属于需求侧不是供给侧,如果只是把去库存理解为帮助房地产企业把盖好了的房子卖出去,这应该是需求侧的工作。如果放到供给侧来看,应该是房地产行业去泡沫,即目前市场上的房地产企业过多,盖的房子过多,要去掉一些多余的房地产企业和多余的房地产项目。

  如果一些地方政府把房地产领域的供给侧改革重心放在需求侧推进,就会导致“三去一降一补”内部出现矛盾,尤其是通过加杠杆的方式去库存,就会与去杠杆的要求相冲突。同时,通过加杠杆的方式去库存,会导致房价上涨,导致各种成本上升,又与降成本的要求相冲突。

  所以,正确地推进房地产领域的供给侧改革,重点应该是去房地产泡沫,只有这样才能与“三去一降一补”中的其他四个方面协调起来。过去在强调需求管理政策的时期,出现了房价上涨,供给侧改革本来是要解决房价上涨的问题,但如果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再形成新一轮房价上涨,这肯定就会违背改革的初衷。因此,供给侧改革的降房价目标和现实中房价上涨的矛盾问题,有待于进一步探索调整。很多地方政府对这方面的认识还不足,要想真正做好调整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

  NBD:房地产领域的供给侧改革问题也许只是一个代表,地方政府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过程中主要有哪些问题呢?

  李佐军: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各地快慢不一,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因为各地的过剩产能、库存、杠杠率等情况不一。各地应结合自身情况予以推进。

  但也确实存在一些地方政府对中央政策拖延、不作为的情况,导致供给侧改革工作进展不够。还有些地方政府虽然态度很端正,但对供给侧改革的认识仍不清晰、不到位,不理解供给侧改革的内涵,从而不知道如何下手推进供给侧改革。

  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供给侧改革肯定要对现有的某些行业、僵尸企业、既得利益“动刀子”,在短期内甚至要拖累一些地方的经济增长、财政收入等,一些行业在去产能过程中也可能会出现一定的职工下岗现象。针对供给侧改革可能引发的这些问题,有的地方政府担当意识强,改革创新就会做得好,有的地方政府则担心改革可能带来这样那样的问题,而采取等一等、拖一拖、看一看的方式消极应对,主要做那些能带来政绩、没有风险的事情。

  “三去一降一补”不等于改革本身

  NBD:从半年多的实践来看,供给侧改革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也暴露出实施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对于下一步加快推进供给侧改革,您有什么建议呢?

  李佐军:中央确定供给侧改革是经济的中心工作,各地都应该不折不扣、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结合中央对供给侧改革的要求和当前的落实情况,我对下一步加快推进供给侧改革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要将供给侧改革的重心放在改革上,而不是“三去一降一补”本身。因为“三去一降一补”并不等同于供给侧改革,只是供给管理。改革是要改制度,去产能、去库存等本身并不是制度问题,只有对造成产能过剩、库存过高、杠杆率过高的制度进行改革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比如政府职能改革、国有企业改革、垄断行业改革、科教改革、土地制度改革等。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很多地方制定的供给侧改革方案往往把“三去一降一补”看成供给侧改革本身。因此,要在做好“三去一降一补”工作的同时,将重心放在解决这些问题的制度改革上,直击病根,才能解决真问题,否则容易耽误眼前改革的窗口期。

  其次,供给侧改革的全称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改革要和结构性改革结合在一块。结构性矛盾是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深层次问题,结构性是与周期性相对应的,过去经济周期性波动,所以要通过凯恩斯式的刺激政策和“三驾马车”来抚平经济的过度波动。但是,现在针对多年累积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就必须通过结构性改革去化解,要摆脱对投资拉动的依赖,下决心通过供给侧改革调整不合理的产业、区域、要素投入、排放、收入分配等结构。

  再次,下一步要形成各个方面推进供给侧改革的合力。一定要把各级政府、企业、广大居民、创业者、社会组织等方方面面推进供给侧改革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为此要将相关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建立起来,对供给侧改革做得好的地方或企业,要给予经济、政治、精神方面的激励;对那些不作为、推进缓慢的地方,则要给予相应惩处和责任追究等。

责任编辑:SH01

本文相关推荐

今日推荐

读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