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序进退”常态化 德隆旧部“操盘人”被起诉

来源:中国财讯网 | 2017-11-13 08:49:27

【“有序进退”常态化 德隆旧部“操盘人”被起诉】中国财讯网讯

“有序进退”常态化

日前有迹象表明,对于上市公司年尾突击调节利润的行为,监管力度将进一步强化。

“上市公司年末突击进行利润调节,会导致企业财务报告无法真实、完整地反映公司报告期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常德鹏日前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如果上市公司利用缺乏商业实质的资产出售、突击性债务重组等特定交易制造利润,通过随意变更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进行人为价值量调整等方式操纵利润,甚至配合二级市场炒作,会严重损害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常德鹏表示,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投资价值的源泉,真实完整、客观公允的财务信息是投资者投资决策的重要基础;上市公司应充分认识依法合规披露财务信息、提高财务报告质量的重要意义,切实履行依法合规进行财务信息披露的义务,严格执行企业会计准则及资本市场财务信息披露规则的相关规定,建立健全与财务报告相关的内部控制制度,确保财务报告真实、完整地反映公司报告期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

一位资深基金经理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监管层的表态可能是基于完善退市制度的角度去考虑,对于年末进行利润突击调节的上市公司现在要加大业绩调节成本,还原上市公司真实财务情况,这些将为后续进一步探讨完善退市制度打下基础。”

业内人士认为,退市制度一旦优化,那些常年依靠财技等手段侥幸逃过戴帽、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绩差股今后多数将现出原形。

以高度依赖年末业绩“保命”的ST类股票为例,每到年尾,为了避免退市,*ST和ST股都会各显身手,通过重组、变卖资产、会计调整等方式扭亏为盈,而市场投资者也押注博弈“乌鸡变凤凰”。以概念板块中的ST概念指数行情看,2016年末至2017年一季度前,该概念指数有一轮上涨行情,但此后便一路走向下坡行情,并震荡盘整。

常德鹏表示,交易所将聚焦上市公司年末突击进行利润调节行为,加大“刨根问底”式问询力度,强化与二级市场交易核查的监管联动;证监局将视情况开展现场检查,发现违法违规情况,依规采取行政监管措施,达到立案标准的,坚决启动立案稽查程序。

证监会近4年每年都会发布上市公司年报会计监管报告,其中2015年度和2016年度的报告均分析指出,部分上市公司在执行企业会计准则、内部控制规范和财务信息披露规则中存在的主要问题,以向市场传递这些方面的监管标准,引导上市公司切实提高财务信息披露质量,并按有关监管安排处理存在违反会计准则和内控规范要求的上市公司;针对会计准则具体规范不明确、实务中存在争议的问题,加强调研,推动准则制定部门制定指引。

事实上,监管层已多次强调要推进退市制度常态化。在7月24日至25日召开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系统年中监管工作座谈会上,证监会公布下半年工作要点,退市改革成为一大具体落点,下一步要完善退市制度,加大退市力度。

上述基金经理表示,未来退市的口子应该会放大,目前监管层正在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未来对业绩造假等方面的惩治力度会加大,从而做到“有序进退”常态化。

德隆旧部“操盘人”被起诉

对于湖南湘晖,市场曾有“新德隆”一说。在2004年、2005年“德隆系”崩溃前后,湖南湘晖曾接手大量德隆旗下资产,由一个小平台瞬间做大。

据相关司法文件披露,涉及*ST东碳借壳案诉讼的原告方是西藏华鸿财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原名“湖南华鸿财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鸿财信”)。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华鸿财信注册资金3000万元,主营创业投资及股权投资,由湖南华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控股51%,长沙德恒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股39.2%,湖南省财信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余下9.8%股份。

而被起诉的则包括湖南湘晖资产经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湖南湘晖”)、北京安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安控”)等。

对于湖南湘晖,市场曾有“新德隆”一说。此前,通过接手万福生科(目前又拟转让控制权),“湘晖系”及其实际控制人卢建之已为资本市场所熟悉。据记者了解,在2004年、2005年“德隆系”崩溃前后,湖南湘晖曾接手大量德隆旗下资产,由一个小平台瞬间做大。此后,“湘晖系”活跃于市场的各个角落,亦在德隆旧部主导的重组项目中扮演相关角色,如博盈投资(现名“斯太尔”)的重组交易中,就闪现着“湘晖系”的背影。

据披露,2004年以来,湖南湘晖先后投资收购铜陵精达铜材(集团)有限公司93.1%股权、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16.2%股权,还持有国海证券有限公司6.7%股权,并参股了南宁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华益投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

再看本案,在湖南省高院的民事判决书中,湖南湘晖与北京安控是战略合作伙伴,并在有关交易中承担连带责任。知名的德隆“旧将”王世渝曾任北京安控执行董事。

湖南省高院今年1月初披露的司法文书显示,因投资回报未得到保障,华鸿财信在2015年、2016年发起诉讼,起诉要求湖南湘晖、北京安控补足其在阳煤化工借壳*ST东碳一案中的约4亿元投资回报款。

另一份司法文书则显示,华鸿财信还于2016年1月向湖南湘晖及其子公司湖南千禧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千禧龙”)发起诉讼,要求确认华鸿财信通过千禧龙间接持有的“嘉瑞新材”重组完成后的股票(即“华数传媒”)5500万股,要求两被告将千禧龙名下的5500万股华数传媒股票过户至华鸿财信名下。

目前,上述两项诉讼皆已一审宣判,华鸿财信全部胜诉。

在*ST东碳借壳合同纠纷一案中,湖南省高院于去年12月29日判决,北京安控应在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华鸿财信支付截至2016年3月31日的投资回报款3.57亿元左右;湖南湘晖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在事关嘉瑞新材的纠纷中,湖南省高院去年6月判决,千禧龙将其名下的5500万股华数传媒股票过户至华鸿财信名下。

责任编辑:SH01

今日推荐

读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