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步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罢免赵春霞、封雪和柏亮等8名董事或监事职务的议案
2019-09-04 10:59:13 来源: 证券时报

昨日(9月2日),*ST步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罢免赵春霞、封雪和柏亮等8名董事或监事职务的议案。其中,赵春霞系*ST步森董事长、公司前实际控制人。

没有现场投票,董监高提前退场,中途变更“见证”律师,网贷(P2P)投资人与股东现场互怼,保安涌入会场要求清场,参会股东拨打110……在临时股东大会现场,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看到,上述一幕幕相继发生,以至于有现场人士戏称这一股东大会为“奇葩”。

昨日晚间, *ST步森对此次会议进行了披露。公告特别指出,此次股东大会未能按照法定程序正常召开。

要求不对等

昨日中午12时30分左右,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赶到此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召开地——杭州市赞成中心17楼公司会议室。记者一进入赞成中心一楼大厅,几位素未谋面的中年男子,便主动凑上来向记者招呼,询问是不是“爱投资”的投资者。

“爱投资”是一家网贷平台,创始人是赵春霞。爱投资官网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1日,爱投资出借人数9.58万人,借贷余额129.09亿元,逾期金额111.1亿元,累计代偿金额54.84亿元。

经过简单交流后,记者了解到,上述中年男子都是“爱投资”的投资者。不过,由于他们不是*ST步森的小股东,所以未被一楼的保安放行。

据了解,*ST步森已提前向一楼保安交代,不是登记在册的股东,不能上17楼参加此次股东大会。昨日赶来的“爱投资”投资者太多,核实过程又麻烦,以至于前台都开始抱怨,影响了大堂的秩序和正常工作。

想进入会议现场也不简单,还需在会场外经过又一轮核实。除了核实股东身份信息,还需要上缴手机。然后,由安保人员护送进场。这在记者此前参加过的股东大会中较为少见,上缴手机还是首次遇到。

不过,实际的会议现场却是另一回事。当记者步入会场时,发现部分提前入场的股东或股东代表,以及出席会议的*ST步森部分高管,正低头看手机。还有部分入场的参会人士是“爱投资”投资者,并非*ST步森的股东代表。

这激发了部分在场股东的不满。股东会议正式开始前,就有股东提高声调,反对这种不公平待遇。

一波三折

股东大会开始后,首先发言的股东大会原定的“见证律师”自称来自“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他称,由于在会议召开前,接到部分投资者的恐吓威胁,所以退出此次大会的“现场见证”。随后,此次股东大会的召集人——监事会,突然宣布股东大会终止。”

突如其来的变故,再一次激怒了参会股东。会场的*ST步森董事、监事、第一大股东参会代表、小股东,以及“爱投资”投资者,开始争论起来,甚至一度出现了股东与“爱投资”投资者之间的推搡、对骂。失控的场面,也一度引来10余名“特保”维稳,并要求现场人员全部离场。然而,此举又遭到部分股东不满,并现场拨打“110”报警。

僵持一个多小时后,出席会议的*ST步森董事、监事,以及部分*ST步森股东代表已经离场。原本拥挤的会议室,最后剩下了11名*ST步森股东和3名“爱投资”投资者。

原本被监事宣布已经结束的股东大会,有股东提出强烈反对,并提议仍在现场的“留守”股东,举手表决会议是否继续。因为在他们看来,两名监事会成员,是此次会议的被罢免对象,而退出“现场见证”的律师,是监事会临时聘请,而非*ST步森常年法顾——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所以,部分股东怀疑,此次见证律师以受威胁为由退出,可能是监事会故意而为之。

在举手表决是否继续会议的事项中,同意为10人,反对为1人。记者在现场发现,坐在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座签”位置上的股东代表,同意会议继续。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上述两家股东分别持股2240万股和1940万股,位居*ST步森第一、二大股东之列。

有了上述股东的支持,此前被监事会宣布“终止”的股东大会又“复活”了。同时,还临时叫来了*ST步森的常年法顾——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在锦天城律师帮助下,部分股东登记了股东信息。不过,被视为“临时召集人”的股东代表,没有宣读此次股东大会的议案,留守现场出席的股东,也没有投票,而是以网上投票为准。

网上投票结束后,锦天城律师宣读了投票结果:8名董事或监事被提名罢免的议案,网上投票结果基本一致,也全部获得通过,且网上赞同票的比例,基本在90%以上。以罢免赵春霞董事议案为例,网上的同意票为8024万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99.87%;中小股东的总表决情况是,同意票5784.05万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99.82%。

不过,根据事后e公司记者对第三方律师的采访,这一得以继续的“后半场”,法律界人士存在截然相反的观点。

赞同方的律师观点是,律师出席股东大会现场并出具见证意见,是相关监管政策的要求,如果缺少律师见证这一环节,只能说明内部治理不规范,但是,缺少律师见证环节并不会导致股东大会无法召开,也不会导致股东大会形成的决议无效。所以现场取消股东大会,理由并不充分。继续召开的股东大会,应按照既定议程审议相关提案,并且按照既定方式由股东表决,临时改变表决方式的,有异议的股东可以在60日内提起诉讼,要求撤销相关决议。

反对方律师观点是,原定的见证律师已经退出,此次股东大会的召集人也已宣布股东大会结束。所以,此次股东大会在程序上实际已经结束。后续进行的会议,实际上是股东临时的自发行为,可视为是一次股东重新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行为,现场的表决结果,也不具有法律效应。

内斗不断

最近,*ST步森第一大股东东方恒正被公司起诉不具备上市公司股东资格,目前已被法院受理。

资料显示,目前东方恒正持有*ST步森16%股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疑似“跑路”的董事长赵春霞却仍是公司的负责人。目前这两拨势力之间的斗争不断升级。

8月30日,*ST步森披露了一则收到受理案件通知书的公告。据公告,公司作为原告于2019年8月19日向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被告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不具备上市公司股东资格。

*ST步森诉讼事实与理由系东方恒正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取得公司2240万股股票(持股比例16%),并于2019年5月30日办理股份过户手续。此后,经核查,东方恒正因重大违法行为受到行政处罚。

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最近3年有重大违法行为或者涉嫌有重大违法行为的,不得收购上市公司。而东方恒正于2019年5月参与司法拍卖公司股票时,正处于3年之内,因此不具备收购上市公司的资格,不得收购上市公司。

9月1日晚间,*ST步森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提到,东方恒正最近3年不存在被吊销营业执照及其他重大行政处罚情形,满足收购上市公司的条件。

目前,该案件已被法院受理,其结果如何尚未可知。

董事长“失联”

*ST步森内斗中的核心人物是公司的85后董事长赵春霞。

8月19日晚间,*ST步森发布《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公告中5名股东直言“赵春霞领导的董事会无力扭转上市公司经营恶化的局面,赵春霞本人跑路”。*ST步森此前公告指出,赵春霞“在境外接受治疗,无固定居所”。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赵春霞已长期滞留海外。在出国后不久,赵春霞控制的“爱投资”平台开始出现逾期。中国互金协会信息披露系统显示,“爱投资”项目逾期率高达91.31%。

值得注意的是,自从赵春霞入主*ST步森后,公司的业绩和股价便一落千丈。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两年,*ST步森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44亿元和3.2亿元,分别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80.7万元和-19282.22万元,同比分别下降612.26%和470.36%。

二级市场上,从2017年4月最高58.55元至2019年9月2日的收盘价8.5元,*ST步森的股价已跌去八成。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