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房梅溪香山:多少年的家乡,多少年的房和家
2018-03-12 14:27:17 来源: 太平洋财富网

时间可以抚平伤口,冲淡记忆,是一切过往的良药。唯在家乡面前,它变成了一颗发酵丸,离家越久,对家的思念就越浓越醇。

小年将近,无数游子怀揣着对家乡的怦然之心,一路奔忙,加入这场轰动14亿人口的迁徙大战中。

这时候,无论城市散发出多么迷人的光彩,梦想如何近在眼前,都会在家的汹涌回忆里黯然失色。

记得从前小年,大人们扫尘祭祖,而对我和妹妹来说,更多的是欢乐。在我们家,全家上下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致将小年视为小孩子的过年时刻,有着类似于除夕夜的隆重。

因此这一天,母亲会准备一桌可口的饭菜,除了往常的大鱼大肉,还有我们喜欢吃的各类零食;而父亲会买回来烟花和炮竹,等待夜幕降临,就可以燃放烟花。

随着一团团彩色的光芒升起,在黑夜里绽放出好看的形状,快乐胜过任何时候。

这一天,孩子们即使稍有过分的愿望,都有可能会得到充分满足。

而此刻,与家乡咫尺天涯,再也不能将自己划分为小孩,小年氛围也渐渐消失。母亲说,你们不在家,小年就不过了,等你们回来,一起过大年。

每当这时,回家的欲望就钻心入髓,家人的每一句话,都像打开了一扇呼唤回家的大门。

是时候,回家了;是时候,回家看看了。

去年正月,偶然发现家门后的那颗桂花树,纤弱的枝间别着淡黄色的小花,从小到大,书本里写满了对腊梅的赞美,但不知桂花树竟也是如此富有个性,全然不顾气候的威严,依然绽放。

今年此时,不知那颗月月桂,是否又开满了小花?

不知许久不见的外婆,是否还像往年一样身手矫健?

不知在外读书的弟弟,是否还是那个喜欢围着我转的小粉丝?

其实关于家乡的记忆,并不都是如此美好的。

家乡窄窄的小路,会在下雨的时候变成一滩泥泞,像是难缠的熊孩子,稍不留意,鞋子和衣服都要遭到泥水的亲密接触;村口凶猛的大狗,人还未出现便开启了狂吼模式,到达家门之前,要先和它来一场博弈;除此之外,更少不了家人对人生大事的催促与唠叨,暂时丧失的独自空间......然而一切,都无法阻挡一颗归家的心。

这些不太美好的片段,都会历经时间洗刷,最后变成魂牵梦萦的心事。就连那乡间泥泞的小路,也泛出诱惑的色彩,吸引着你回来踩一踩,走上几步。

此心安处是吾乡,只有家才能给游子满满的心安。这大概是我们千里迢迢,回家过年的最大理由吧。

如果可以,但愿人长久,日子长团圆。

在长沙梅溪湖畔,桃花岭上,一处纵情山水,与家人共度良辰佳景的理想空间,早已为远方的游子们恭候多时。

项目地址:梅溪湖路与D7路交汇处,桃花岭山畔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