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经频道 > 正文
家庭过期药遭遇回收难
2018-03-05 19:28:2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过期药品已被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当普通垃圾处理的过期药品可能会污染土地、水源,破坏生物链。深知这一危害的居民王女士最近却发现,过期药无处可送,只能,破坏生物链。深知这一危害的居民王女士最近却发现,过期药无处可送,只能自行处理。目前本市过期药品回收情况如何?居民如何处理过期药品呢?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调查了6个区的部分社区后发现,家庭过期药遭遇回收难,尚没有明确的牵头单位对全市家庭过期药品进行统一长效的规范化管理。

家庭过期药回收难:社区回收点难觅 满了无人销毁

现状

社区回收点难觅 过期药无处可送

和很多家庭一样,王女士家里也有几个“小药箱”,治感冒、肠胃、嗓子、鼻炎、过敏的药装了几个大盒子,里面有不少是医院开的处方药。“上个星期生病,突然发现药装不下了,就整理了一下药箱,没想到清理出了一大堆过期药。最早的有效期竟然可以追溯到2014年,我自己都吓了一跳。”王女士说。

王女士将成盒的过期药扔进了垃圾袋,想在第二天上网查查该送到哪里回收。没想到,这一袋子过期药竟然在垃圾袋里待了5天也没送出去。“官网上查不到正规的回收点,社区居委会说有药品回收箱,可早已经满了,也没有人来收,居民拿来居委会也只能放着。我又问区里的食药监局,给了我几个说有回收箱的社区,拿过去一问,回收箱早没了。”无奈之下,王女士只能将一垃圾袋的过期药拿出来,开始自己“加工”。冲剂型的剪开包装把药一包包倒出来,片剂的逐一将药片、胶囊从包装里面抠出来,不知不觉,竟然弄了两个小时。“拆完了就扔垃圾桶了,这么做还是会有污染,可至少不会被药贩子捡去坑人!”王女士说。

调查

情况一

社区过期药品回收箱消失

药监部门前几年曾在本市部分社区设置了过期药品回收箱,居民可以就近将过期药送到社区进行统一回收销毁。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根据2016年3月朝阳区药监部门公布的一份社区过期药品回收箱设点名单,以社区居民身份进行了调查探访。

北青报记者来到名单上显示设有过期药品回收箱的呼家楼北社区,工作人员表示社区确实设立过,但是从去年中旬开始,回收箱就停用上交了,街道不再回收过期药,居民只能自行处理。“至于原因,没人能说得清”。

北青报记者又分别来到团结湖中路南社区、中路北社区,这里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回收箱以前有,但现在已经停用了。“现在,您就是交到我们这里,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社区工作人员也很无奈。

望京西里三区居委会表示,社区里的药品回收箱已经停了一年多,街道不收了,他们“也没办法”。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西城区。在西城区福州馆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此前曾安置过药品回收箱,“后来记不清是被哪个部门的人拿走说统一销毁,就没有再送回。”工作人员说。

情况二

社区内无过期药品回收点

还有部分社区表示从未设置过过期药品回收点。北青报记者拨打朝阳区十里堡北区及相邻的炫特社区电话,工作人员表示没有设置过药品回收点,居民只能自行处理或联系小区物业部门。

在西城区四川营社区服务站,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没有设置过长期的药品回收箱。“之前搞活动的时候可以回收,当时用过期药品可以换绿植,但活动结束后就没有了,平时我们是不回收的”。

北青报记者通过询问通州区财富东方小区所在的食药所得知,没有在社区设置回收点。对于回收过期药品,工作人员表示,尽管食药所目前没有统一的安排,但居民如不放心自行处理,也可以送到食药所。

情况三

回收箱装满过期药无人销毁

在采访调查中,北青报记者发现部分社区确实设有药品回收箱,但是药箱已经塞满,正在遭遇无人取走的尴尬。

农展南里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社区居委会确实有个药品回收箱,可早已经塞满,现在居民送来的过期药都堆到了箱子外面,可回收药品的公司不干了,没人来收走销毁。他们询问辖区内的食药所如何处理,工作人员说药暂时只能放在居委会。

同样的情况东城区的新鲜社区也存在,药品回收箱就放在居委会的二道门外,两层蓝色回收箱里已经塞满药品,从投药孔里就能看到里面塞得满满的药品。工作人员说,箱子里已经放不下了,他们联系了管理部门,但迟迟都没有人来回收。

情况四

个别区过期药回收覆盖率高

在朝阳、东城、西城、通州过期药回收遭遇碰壁或尴尬后,北青报记者采访发现,房山区和海淀区过期药品回收工作做得较好。

房山区目前分布有210个过期药品回收点。在其官网显著位置设有“过期药品回收”板块,介绍了210个回收点的名称和详细地址。北青报记者梳理发现,210个回收点主要分布在社区、药店。根据其官网信息,在去年一年,房山区每个月都有至少一次关于过期药品回收工作的调研及进社区活动。

海淀区药品回收箱投放也基本覆盖了辖区的社区、居委会,共计985个回收箱。2016至2017年,海淀区共回收29吨、销毁24吨过期、废弃药品。北青报记者随机拨打了海淀区小关社区、塔院社区、花园路社区、苏州桥西社区4个居委会的电话,工作人员均表示,社区里都设有药品回收箱,并且详细告知了回收箱的位置,回收箱也不存在装满后无人回收的尴尬。

追问

家庭过期药品回收到底由谁来管?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在2013年之前,药品主要由药监部门负责,药监局在当时承担了过期药品回收工作。从目前个别仍保存有回收点的社区可以看到,其回收箱上仍印有“药监”字样。不少居民对当时的过期药品回收工作仍有印象。

市食药监局近日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市2013年组建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以来,没有统一开展过全市性的过期药品回收工作。海淀区、房山区等个别区的食药监部门是在当地政府指导下开展过期药品回收工作的,而且仅是承担了其中的一部分工作。

2016年出台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提到“生产销售及使用过程中产生的失效、变质、不合格、淘汰、伪劣的药物和药品,属于危险废物”。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这样的危险废弃物“应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的防治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的监督管理工作”。

环保部土壤司化学品处有关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环保部已打算下一步将配合食品药品监管局、卫生计生委等相关部门,尽快建立全国统一的过期药品回收机制,完善相关法规,切实保障人体健康和环境安全。

观点

过期药不能服用 应建长效规范回收制度

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药品回收工作一方面“难觅回收点”,另一方面居民对此的知晓率也不高。

对于家里的过期药,居民都会怎么处理呢?北青报记者随机采访了部分社区的居民,在无处回收的情况下,一部分居民会将过期药包装破坏再扔掉,有的人会将分离出的药片、冲剂直接倒进马桶冲走;一部分居民则直接将完整包装的过期药丢弃;还有一部分居民并不在意药品的保质期,特别是对一些中成药,还会服用。

西城区福州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回忆说,此前设有回收点的时候,来送过期药的居民人数也不是很多。四川营社区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平日里几乎没有居民前来询问过期药品回收。

根据食药监部门官网信息,过期失效药品危害巨大,目前已被列入《国家危险废弃物品目录》,如果处理不当,会危害家人健康。过期药品继续服用对身体会产生一些不可预知的毒性反应,一些挥发性强的过期药品可能成为过敏源。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乱扔过期药将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药品分解溶解后,会污染土地和水源。如果过期药品流入到不法商贩或不法医疗机构手中,一旦转卖给农村等偏远地区的病人,将给患者治疗带来难以预计的后果。所以都是不可取的,应当统一送往药品回收箱然后统一组织销毁。

有业内人士指出,现行的《药品管理法》中没有规范公民处理家庭废弃药品的行为,也没有赋予药店和生产企业回收过期药品的责任。目前,家庭过期药品回收仅靠个别政府部门或企业公益性活动在进行。在提高群众的过期药品回收意识的同时,应当建立全市家庭过期药品回收网络,让过期药品回收形成长效机制,并且制定回收管理制度,严把回收安全关,避免过期药品流失到社会上形成二次销售。

责任编辑: 梅长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