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购并举""租购同权" 成都买房进入"公证摇号"时代
2018-01-04 16:08:22 来源: 中国财讯网

"租购并举""租购同权" 成都买房进入"公证摇号"时代

【"租购并举""租购同权" 成都买房进入"公证摇号"时代】中国财讯网讯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今年7月,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选取首批12个重点城市开展住房租赁试点。随后,全国超过50个城市发布了支持住房租赁的政策,通过多渠道增加租赁住房供应、培育规模化租赁企业等手段,让住房回归居住属性。

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金融机构、互联网企业、信用服务机构等市场主体纷纷把握政策机遇,进军租赁市场,创新租赁产品和服务手段,中国租赁市场迎来多主体新时代。

由售转租一举多得

深圳市龙华新区润达圆庭小区里人来人往。与周边楼盘一样,小区房源均为新房;与周边楼盘不同的是,这里全是租客。这是11月初,中国建设银行携手招商局集团、华润置地、万科股份等地产龙头企业在深圳试点推出的CCB建融家园长租新房房源中的一部分。

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建行一直在探索解决房地产市场突出矛盾的办法。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入手,借助金融手段,用市场化方式整合各方力量,吸引多元化的主体参与租赁市场,推动批量待售、在售房源由售转租,既能提升供给侧质量水平,又能改善租赁体验,还能解决房地产企业面临的困境,长期而言有利于培育租赁习惯,催生住房新业态。

中信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也先后进入住房租赁市场,多渠道提供资金支持。有专家表示,住房租赁市场介入主体的多元化既是响应国家号召,也是满足市场需求,大型金融机构的介入很可能会重塑行业格局,未来租赁市场将会因此更加规范,信息也会更加透明。

除金融机构外,阿里巴巴通过线上租房平台,运用芝麻信用推广信用租房,介入住房租赁交易市场;京东旗下全资控股公司发挥大数据、身份认证等互联网技术优势,介入住房租赁监管领域;银联则尝试搭建权威、可靠的住房租赁大数据平台,推动住房租赁平台建设。

信用管理直击“痛点”

长期以来,住房租赁市场存在许多“痛点”。由于市场透明度不高,房源真实性、品质难以得到保障;房东与租客间缺乏互信,房东随意涨价、见利毁约,租客损毁房屋、拖欠租金等现象十分普遍。有研究报告预测,至2030年中国租赁人口将达2.7亿,整体市场规模将达4.2万亿元,租客将逐渐成为中国最重要的住房主体之一,因此解决租客当下面临的问题迫在眉睫。

租赁市场金融机构的介入,使传统房东、租客的关系变得更加稳定。中国银联发挥其征信体系优势,建立租赁住房信用档案,用户凭借自身信用状况透支、预交房租,使房东、租客之间增加了一道保护屏障。

地方政府也利用互联网技术加强对住房租赁市场的管理,如广州推出的“阳光租房”平台,实现了产权校验、备案地址校验、人工校验等3种方式验证房源,让租赁信息更加可靠。住建部交易租赁和产权管理处处长沈悦表示,政府此举旨在强化住房租赁信用管理,引导出租房的规范经营,从而增强群众住房的安全感和稳定感。

“租购同权”引导消费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使住房租赁成为与住房销售并重的住房市场支柱,既是妥善解决过去住房体系失衡的现实要求,也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民生工程。”评论人徐立凡表示。

“住房领域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消费观念。”有评论人士指出,“附着在住房上面的养老、投资、公众资源分配及传统文化习惯等,都是影响人们住房消费观念的重要因素。但情况正在慢慢改变”。在住房领域开展共享经济的探索与实践,是培育租赁市场、引导住房消费新理念的有效方式。此前万科、招商、龙湖等地产企业都已经开始布局住房租赁市场。建行则试图通过打造建融家园品牌和平台,整合社会资源,实现共享与优化配置,提升资源使用效率,甚至盘活闲置住房。

“租购并举”“租购同权”等政策手段,则更加有利于推动住房消费新理念。自7月广州最早提出“租购同权”以来,很多城市纷纷跟进,租房者与购房者开始享有在子女入学、税收等方面同等的公共服务权益,这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部分被动购房者的购买动机。有业内人士认为,租赁新政将逐渐引导人们从“居者有其屋”的观念,向“住有所居”进行转变。

人民日报评租购并举:租房应成为“更好的选择”!

要通过增加优质房源供应、整饬市场秩序,来改善租房体验,补齐住房体系中“租”这个短板。让“租”“购”并举,支撑起一个健康的房市,使各个群体都能通过不同渠道,实现住有所居的美好梦想近段时间,十九大报告提出的“租购并举”,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有人憧憬:租房也能顺心顺意地过日子;有人预言:新的住房市场格局即将呈现;也有人质疑:是不是房价太高了、控不下来了,才号召大家去租房?在众说纷纭之中辨清“租购并举”的真实用意,还是要从“补短板”这一政策导向说起。

长期以来,“租”始终是我国住房市场的短板。与许多发达国家居民早就将租房视为“合理的选择”不同,租房对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依然是“最后的选择”。

一方面,好多人不想租房。从文化传承和消费习惯看,中国人一直有着置办房产的偏好,有自己的房子和土地,心里才踏实安稳。从制度设计上看,1998年全面推行住房市场化后,我国住房供应体系建设更多的是从促进人们拥有产权住房入手,造成了“重购轻租”的局面。从市场趋势来看,近年来一些城市房价快速上涨,放大了房子的投资属性与升值效应,增强了“购”的吸引力——“买了一定不亏”成了屡试屡灵的“预言”,“晚买一年多付百万”则成了血淋淋的教训。

另一方面,想租的人又租不到好房。从供需结构看,租房需求主要来自新市民、年轻人,虽然短期内尚不具备买房能力,但对居住品质仍有一定要求,而市场上供应的出租房屋多为分散房源、老旧住宅,房源供需不够匹配,租房体验不够称心。从权利保障来看,由于没有强有力的法律作“靠山”,租房者常遭遇随意涨价、单方毁约的情况,削减了稳定感,放大了漂泊感。租房不称心、不靠谱,让原本摇摆在“租”与“购”之间的人更加坚定了“购”的念头。

租房短板的存在,不仅阻滞了租房者幸福感的提升,也放大了房地产市场所承受的压力——大家越将租房视作过渡性手段,购房需求就越旺盛,供需天平就越失衡,房价就越走高,乃至陷入恶性循环。

怎样才能“解套”呢?方法有很多,既可以加大供给力度,也可以通过约束性措施控制需求。然而,城市资源总归是有限的,供给不可能无限量增加。需求也是动态变化的,不可能无限期抑制。在这种情况下,提升“租”在住房体系中的作用,旨在引入“外援”、另辟“沟渠”,疏解“购”的压力,让需求回归合理、让市场趋向稳定,同时也为建立市场长效机制赢得宝贵的窗口期。更何况,“租”本就是“住有所居”的一种重要实现形式。

“租购并举”,“并”是方向,“举”是根基。让租房市场真正火起来、优起来,对市场秩序、权利保护等问题皆须对症下药、切实解决。比如,尽快出台有关租房的法律法规和操作细则,让房客与房东都更省心更安心;又如,完善土地、财税等政策,扶持发展规模化的租赁企业,以更好的居住品质满足不断升级的需求;再如,推进“租购同权”,让租房者也能更多享受到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总之,就是要下大力气、各个击破,让租房成为“更好的选择”。

话说回来,对租购并举,当前比较强调“租”,是因其历史欠账较多,需要“特殊关照”。这绝不意味着未来就要否定、就能否定“购”的意义。对中国人来说,消费习惯可以升级换代,向往居有定所、手握恒产的消费偏好却难改变。我们不能奢望“租”能轻而易举地成为“最好的选择”,也不能因为多关注了“租”而忽视“购”的需求与风险。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防炒作、挤泡沫依然不能松懈,共有产权住房等试点依然要加快,适当的土地供应、合理的信贷支持依然要跟上。只有租房与购房两个体系都健康、都强大起来了,不同群体才能更好地通过不同渠道,实现住有所居这个共同的梦想。(刘志强)

责任编辑: 梅长苏